文天祥被俘前为何没自尽?他喝了龙脑,却没喝热酒,功亏一篑

外交上有两种问题,小问题和大问题。元廷始终没有放弃文天祥,甚至忽必烈亲自劝说,但文天祥拒绝出仕元廷,忽必烈一气之下赐死了他,但过了一会又后悔了,忙叫人去制止,可文天祥已经死了。

文天祥被俘前为何没自尽?他喝了龙脑,却没喝热酒,功亏一篑

外交上有两种问题,小问题和大问题。小问题过一阵自己就消失了,大问题你做什么都无济于事。

文天祥被俘前为何没自尽?他喝了龙脑,却没喝热酒,功亏一篑

对南宋来说,外交上已经没有小问题了,只剩下大问题。酒色过度的宋度宗刚驾崩,元军就攻下了襄阳城,张弘范令旗一指,大军准备渡过长江。张弘范喜不自胜,当场赋诗一首:

磨剑剑石石鼎裂,饮马长江江水竭。

我军百万战袍红,尽是江南儿女血!

不得不说,没有宽广的胸襟,豪迈的气魄,写不出这等诗。可是,张弘范在历史上的评价很低,原因很简单,他是元军凶残的马前卒,而不是中原的保护神。

初入旋涡

远在赣州的文天祥接到了勤王诏书,茫然北望,似乎看到了一生之敌张弘范的笑脸,也听到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。

回首自己半生荣辱,文天祥悲从中来,因十八年前得罪了奸相贾似道,落得个千里飘零的结果。可现在国家有难,自己的委屈又算什么。作为读书人,无法坐视山河沦丧,他散尽家财,招来五万人,要去守卫国都。

文天祥被俘前为何没自尽?他喝了龙脑,却没喝热酒,功亏一篑

有朋友拉住文天祥的袖子,劝说道:“元兵势大,你带着这点人去临安,无异于驱羊饲虎啊!”文天祥叹息道:“难道我不知道危险吗?然而国家存续三百多年,养育臣民亿兆,一旦出现灾祸,号召天下的兵马,却无一人回应,我感到耻辱啊!所以不自量力,愿以一身报国,说不定能唤醒其他人,这样一来或许国家还有救。”

一个文臣的觉醒无法挽救国家,一群临时拼凑的乡勇也打不了胜仗。文天祥组织的义军不堪一击,瞬间土崩瓦解,元军直接攻到临安城下。面对强敌,南宋大臣自觉分成了三部分,有人愿意效法唐末张巡,死守临安;有人愿意杀出城去,到更南的地方坚持战斗;还有人主张干脆投降,避免百姓再遭刀兵之苦。

文天祥站了出来,愿意出城跟元军谈判。到了敌人大营,文天祥不卑不亢地提出了南宋求和的主张,并警告敌人,江南尚有百万士卒能够一战。元军主将伯颜对议和的建议嗤之以鼻,但他敬重文天祥的勇气,于是扣下了这位刚硬的书生。

文天祥久久不回,太皇太后谢道清猜到了结果,于是力排众议,带着四岁的宋恭帝投降了。南宋就这么灭亡了吗?没有,很多文臣武将还想赌一把。

他们保护恭帝七岁的哥哥赵昰(音夏)和四岁的弟弟赵昺(音炳)遁走南方,并拥立赵昰为帝(庙号端宗),继续与元军战斗。

忠心不改

文天祥虽然被拘禁,但宁死不降,伯颜钦佩文天祥是条好汉,派人押解他去大都。路经镇江时,文天祥找了个机会逃脱守卫,甫获自由,他就掉头南下,去寻找端宗的下落。在这途中,为了勉励自己,也为了勉励抗元事业,他写下了《扬子江》:

几日随风北海游,回从扬子大江头。

臣心一片磁针石,不指南方誓不休。

没人知道文天祥经历了多少磨难,但他最终还是达到了福州,扑倒在小皇帝端宗的身前。这一幕有些像一千年前张骞见汉武帝的样子,忠臣异域归来,死不改志,虽然衣衫褴褛,但忠心彪炳日月。文天祥被授予右丞相的职位,带兵在东南与元军周旋。

景炎三年,九岁的端宗因为溺水死亡。国家半壁沦陷,少帝又冲龄夭亡,似乎一切都在暗示着最坏的结局。就在人们忧心忡忡的时刻,左丞相陆秀夫振臂一呼,让六岁的赵昺继位,改年号为“祥兴”,他带领残兵退往崖山,无论如何不向元军投降。

没过多久,文天祥的部队被打散,他本人被张弘范包围。天下只有死社稷的忠臣,没有苟且偷生的贰臣。文天祥预料到会有这一天,提早准备了一包龙脑(天然冰片),眼看无法脱身,仰头吞下了药片,但是他没有死,安然无恙地被张弘范俘虏了。其实,此前很多人尝试用龙脑自尽,有人成功,有人失败,并非龙脑没有毒性,问题在于是否用热酒吞服。因为没有搞清楚龙脑的药效,文天祥求死不得,这让他比死亡更加痛苦。

张弘范是有英雄气的人,如果不是立场不同,他也许会跟文天祥成为生死之交,两人泛舟湖上,把酒当歌。所谓英雄惜英雄,他没有杀文天祥,派人不断劝降,但文天祥坚硬如钢,一心求死,绝不降元。为了彻底吹灭文天祥心中的希望,张弘范押着文天祥到了崖山前线,让他亲眼看到南宋的灭亡。

元军战船行驶到零丁洋时,张弘范又劝文天祥:“宋军主将张世杰是我同宗,当年也曾在我父亲的军中当差。请文丞相帮我写一封信,劝他投降。否则大战一开,生灵涂炭,于我,于他,于百姓又有什么益处?”

随后命人准备好纸笔,让文天祥写信。文天祥也不推辞,拿起笔就写,刷刷点点,笔走龙蛇,不一会就掷笔于案,再不答话。

张弘范凑到案前一看,纸上写得正是那首《过零丁洋》:

辛苦遭逢起一经,干戈寥落四周星。

山河破碎风飘絮,身世浮沉雨打萍。

惶恐滩头说惶恐,零丁洋里叹零丁。

人生自古谁无死? 留取丹心照汗青!

张弘范本就饱读诗书,是个文武兼资的全才,读到最后的汗青句,不仅慨然长叹。他知道文天祥心志坚若磐石,再劝无用,让人将其送回船舱。有人提醒张弘范:这文天祥是南人丞相,将军可不能因为他误了大事。张弘范大笑:这是忠臣,你们不懂。

公元1279年3月19日,张弘范率水军发起对宋总攻。宋、元两千多艘战船挤在崖山的江面,血战了一天,最终宋军全军覆没。陆秀夫不愿少帝受元军羞辱,绝望之际,背起七岁的小皇帝投入大海。周围的君臣百姓看到这一幕,也纷纷投海殉国。自公元960年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,两宋践祚319年,至此灭亡。

以身殉国

张弘范向来看不起南宋,命人在崖山岩壁上刻下“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”以示显赫的武功。在庆功宴上,张弘范又劝文天祥投降,仍然被文天祥拒绝,实在无可奈何,张弘范派人将文天祥送到了大都。

元廷始终没有放弃文天祥,甚至忽必烈亲自劝说,但文天祥拒绝出仕元廷,忽必烈一气之下赐死了他,但过了一会又后悔了,忙叫人去制止,可文天祥已经死了。人们在文天祥的衣服里找到了一段话,算是他的遗言:孔子说要求仁,孟子说要取义,义到了尽头,仁也就到了。读圣贤的书,为了什么呢?从今往后,我问心无愧了。

你对文天祥死不降元有什么看法,欢迎留言分享。

请随手关注、点赞、转发,支持原创!

"文天祥被俘前为何没自尽?他喝了龙脑,却没喝热酒,功亏一篑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